•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卡哇伊32分马刺获60胜 替补全上双热火遭扑灭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8-18 07:22:10
    【字体:

    揭阳哪有做离婚证的【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原标题:北京三要害部门一把手易人 国土局长补位黄艳空缺

    撰文|王皓

    几分钟前,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27次会议无记名投票表决通过,决定任命刘宇辉为市教育委员会主任,徐熙为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魏成林为市规划委员会主任。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了解到,本次会议表决免去了市教委主任线联平、市人社局局长张欣庆、市规委主任黄艳的职务,线联平、张欣庆均已年满60周岁,而黄艳则在今年4月下旬被任命为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

    北京市教委主任 刘宇辉

    刘宇辉,男,49岁(1967年3月生),汉族,天津市人, 1985年6月入党, 1990年8月参加工作,北京大学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政治学与行政管理专业大学毕业,在职研究生(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政治学理论专业),法学博士,副研究员。

    曾任北京大学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党委副书记,北京大学党委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北京大学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主任,北京市委教工委委员(副局级)、干部处处长,市委教工委副书记,朝阳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2009年9月任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2014年6月至今中共北京市委副秘书长(正局级)。刘宇辉曾长期在北京大学学习、工作,到市委教育工委工作时提任副局级岗位,有丰富的教育系统工作经验,本次出任市教委主任可谓回归老本行。

    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徐熙

    徐熙,男,54岁(1961年7月生),汉族,北京市人,1984年7月入党,1984年8月参加工作,大学毕业(中国人民大学一分校财会专业),高级会计师。

    曾任北京市国有资产管理局综合处副处长,市财政局预算处副处长、处长,市财政局副巡视员,市财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2009年11月任北京市东城区委常委、副区长,2013年4月至今任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正局级)。

    徐熙长期从事财政工作,近年来陆续经历了区级、市级政府工作历练,担任市政府副秘书长期间联系了多个重要部门。

    魏成林,男,52岁(1964年4月生),原籍河北赵县,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大学毕业,工程硕士、公共管理硕士。

    曾任北京市规划局副处长、副局长,北京市规划委员会(首都规划委员会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正局级),2008年初出任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魏成林具有丰富的规划、交通、国土部门工作经验,可谓是“大城建”领域的复合型人才,担任市国土局局长已近8年时间。本周召开的市委十一届十次全会提出了“推进规划、国土机构合并,从管理职能上实现‘两规合一’”的明确要求,这一关键时刻魏成林同时兼任市规委主任、市国土局局长,无疑肩负着落实全会精神、推进机构合并的重任。

    ?【今日头条】南京人,如果你30岁存不到50万,40岁还存不到100万,你就应该看看了!

    原标题:哪些人被中纪委点名“一人当官、全家腐败”?

    昨日,中纪委网站“忏悔与剖析”栏目以《一损俱损的“家庭式腐败”》为题,揭露了重庆市城口县人大原党组书记、主任于少东受贿案。文章指出,他导演了“一人当官、全家腐败”的悲剧,将自己连同妻子一起送进牢门。

    被中纪委点名“全家腐”的落马官员并不鲜见。高官丈夫前台扮红脸,妻子儿女幕后唱白脸收黑钱,这样既利于维护自己的“官威”,又没有“断绝”自己的“谋财之道”,可是一旦被查,往往全家人的前程都被“断送”了。

    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v)梳理发现,甚至有贪官在“忏悔录”中,将自己的家比作“权钱交易所”,自己是“所长”,妻子是“收银员”。这样的分工手法,使得家族成为一个以亲情为基础的利益共同体,相互包庇,相互维护,隐匿证据,掩盖腐败,侦查取证非常困难。

    从2015年2月13日至12月31日,中纪委网站共发布34份省部级及以上领导干部纪律处分通报,其中21人违纪涉及亲属、家属,比例高达62%。一半以上属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

    正如有贪官称“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

    于少东:妻子飞扬跋扈抽喝赌

    儿子办婚宴收200万礼金

    2013年12月,经重庆市纪委常委会讨论并报市委常委会议批准,决定给予于少东开除党籍处分;2014年3月,城口县人大常委会给予于少东开除公职处分;2014年5月,于少东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于少东导演了一场“一人当官、全家腐败”的悲剧,将自己连同妻子一起送进牢门。

    中纪委介绍,在城口县,于少东的妻子李某是响当当的“大姐大”。她不仅抽烟、喝酒、打牌样样在行,而且脾气暴躁,敢说敢做。在一次机关干部运动会上,因为对裁判的判罚不满,她就“身先士卒”率领本单位职工与对方发生激烈冲突,影响恶劣。

    李某不仅自己“擅长”权钱交易,还不忘做好于少东的“贤内助”。一位锰矿老板为表示感谢,有意送给于少东一套重庆主城的房子。李某得知后,全程一同看房、选房并完成办理购房手续。之后,她又“亲自”收取对方12万元的房屋装修费,加上购房费用总计68万余元。

    于少东落马前,曾给儿子办的一场“高大上”的婚宴更在当地引发争议。

    “数十辆豪车组成的迎亲队伍,五星级酒店的100多桌盛宴,华丽梦幻的婚礼现场,动用大型摇臂设备和数台摄像机多角度实时拍摄,高达40万元的婚礼花费……”

    连见过不少世面的酒店服务生都为之惊叹:好大的排场!

    大排场的背后,是大肆收受礼金:在婚礼现场的签到台,主办方准备了空红包,送礼者领取空红包装入礼金,在红包上写上名字,交给接待人员。这场多达千人参加的婚礼,于少东收受礼金200多万元,其中,收受党政机关人员和企业老板礼金共计58万余元。

    于少东很清楚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事宜、借机敛财是违纪行为。起初,他不主张儿子操办婚礼,想让两个年轻人旅行结婚。这样的提议,说明于少东的头脑中并非完全没有纪律这根弦。

    遗憾的是,于少东没能坚守住自己的想法。他的儿子曾在多个场合向他施压:“老爸,如果不办一场像样的婚礼,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再加上妻子、亲家母和其他亲友在一旁怂恿:“年轻人一辈子就这一次,也该好好风光一下。”扛不住家人的反对以及周围亲朋的劝说,带着“一些人办了不也没事”的侥幸心理,于少东本就不坚定的态度随之发生了转变,在召集亲朋好友精心筹划一番后,一场奢华的婚礼就这样徐徐拉开帷幕。

    张全:妻子受贿后又向行贿者“借钱”

    儿子收100万后父亲说“先放你那吧”

    2014年1月3日,中纪委网站刊出“河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张全案件剖析”,揭露了一起2004年有“旧案”。张全2005年2月18日被依法逮捕。

    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v)分析,中纪委之所以“剖析”一桩旧案,就因为这起案件在今天仍有一定的代表性,有一定的教育意义和警示作用。

    1998年,时年50岁的他升任省交通厅副厅长,主管全省高速公路建设。

    中纪委文章指出,2002年上半年,河北省交通厅准备投资8700万元进行高速公路信息管理中心和联网收费项目建设。北京亚邦伟业技术有限公司和北京海擎天力技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党某和秦某决定联手运作投标事宜。

    因为他们和这个项目的直接主管领导、省交通厅副厅长兼机电收费联网工程领导小组组长张全的儿子张某某是“朋友”。通过这层特殊关系,他们有把握顺利拿下这个项目。

    得知党某和秦某在承揽机电收费联网工程上有求于自己,张某某认为有暴利可图,便一拍即合,当即商议全力以赴促成此事。

    事后,党某和秦某很快将100万元好处费分两次送给了张某某,并特意嘱咐要将其中的20万元给他父亲。

    不久张全到北京开会,儿子将收钱的事向父亲做了汇报,张全听后只淡淡地说了一句:“给我的20万元先放你那吧。”

    不久,党某他们再次找到张某某,提出要将合同上原定的使用美国“思科”产品更换成党某代理的“华为”产品,以获取更大的利润。事后,党某又通过张某某送给张全50万元。

    张全原本在外人看来有一个温暖的家,妻子是一个颇为能干的女性,案发前任河北省交通勘察设计研究院院长助理、高级工程师,在单位也是一个口碑不错、勤奋敬业、朴实能干的女性领导干部。

    1996年,原国家冶金工业部勘查研究总院工程地质大队队长李某为了承揽京张、309等高速公路部分勘察工程,通过时任设计院办公室副主任的张妻,顺利承揽了相关勘察工程,李某送给张妻3万元,张妻心安理得收下。此后,张妻帮助铁道部第三勘察设计院石家庄办事处主任陈某所在单位先后承揽了石港、宣大等高速公路部分勘察工程。陈某送给张妻人民币15万元,张妻欣然笑纳。

    1999年,京秦高速公路廊坊段香河站准备上马装修项目工程和石黄高速公路辅助工程。和张妻同住一个楼的邻居张某某的哥哥张某想做这两个工程,他们找到张某某帮忙。事后,张某先后分两次送给张妻7万元人民币。

    张妻并不满足这7万元,后又唆使儿子向张某“借”美元1万元,才算罢手。2001年,张妻升任河北省交通勘察设计院院长助理。她利用院领导的特殊地位和身份,赤裸裸地向其下属岩土处负责人孟某、于某索贿赂80万元。

    当她因受贿而被检察机关逮捕的消息传出后,很多人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周本顺:妻子书法一般但标价百万

    儿子豪言说没有办不了的事

    “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收受礼金、礼品,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取利益,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放任纵容。”

    这是中纪委对河北省委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本顺案件通报中的一段话。

    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v)注意到,这是中纪委首次使用了“家风败坏”一词语。

    2015年7月24日,正在开会的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被查,同一时间被带走的还有周本顺之子周靖、妻子段雁秋、秘书刘小军。同时,周本顺妻弟刘延涛、侄女婿即溆浦县水利局局长宋达勇,也被带走调查。

    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周本顺之子周靖在湖南商界纵横,一手缔造了涉及政府工程、房产、汽车销售、金融投资的商业巨舰,成为与湖南省政协前主要领导胡某之子胡某某平起平坐的“周哥”。

    自1997年开始,周靖、胡雄杰二人联手,暗中借力于父辈,至少拿下长沙市一项政府工程、一处旧房改造项目。

    周靖、胡雄杰在长沙地产界频频“虎口夺食”,抢得有主地块的使用权后,再转手倒卖给第三方。

    2003年,周靖、胡雄杰帮一家房企在寸土寸金的湘江边拿下一块商住两用地。在庆功酒会上,意气风发的胡雄杰和周靖放言,在长沙,没有他俩办不成的事。

    2015年,身为河北省委书记的周本顺在任上落马,父子联手建立的商业帝国“轰然崩坍”。

    其妻段雁秋在书画界拥有最多头衔,据称“曾多次参加全国和省市的书法展并多次获奖。”不过,湖南书画界不少人表示没听说过她的专业声誉。在一家拍卖网站上,段雁秋有两幅书法作品在线,分别标价10万元和100万元。

    王敏:妻子被地产商请去澳门豪赌

    女儿也在地产公司“吃空饷”

    去年2月17日,中央纪委发布通报,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今年3月30日,王敏在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除涉嫌受贿外,王敏案的一大特点是:放纵妻子、女儿、女婿,整个家庭形成了以王敏为核心,夫妻联手、全家上阵、共同敛财的链条,陷入了“物质生活享乐化、精神生活颓废化、家庭生活逐利化”的泥沼。

    检方指控,王敏利用职务之便,为多家单位和个人在房地产开发、职级晋升、工作安排等事项提供帮助,本人直接或通过其妻王丽英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805万余元。

    面对记者,王敏述说了自己贪腐堕落的心路历程,“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人前是人,人后是鬼……”

    王敏不仅自己在生活上追求奢靡,还带领家人“有福同享”,步入了“购不厌累”、“住不厌精”、“赌不厌多”的腐败三部曲。

    他在《忏悔书》中说:“夜夜难以入睡,几乎天天半夜惊出一身冷汗。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上班时怕回不了家;上级领导约去谈工作,也怕是借题下菜。”

    王敏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当地一家与其关系密切的房地产开发商赵某被抓,他害怕自己被牵出。

    早在2005年,王敏将妻子介绍给赵某认识,并对赵某说:“你这个阿姨人很好,和她处不好的人肯定有问题。”

    心领神会的赵某对王敏妻子百般讨好,主动带其到北京、香港、澳门旅游购物,从名牌衣服到名牌手提包,哪个好、哪个贵就买哪个。

    2008年,在王敏默许下,赵某为其女儿购买住房。赵某还多次带王敏妻子去澳门赌博,王敏妻子不用出赌资还能得到“分红”。

    王敏还纵容女儿在赵某的公司长年“吃空饷”,并多次打招呼、拉关系、铺路子,帮助女婿承揽工程牟利。

    东窗事发之后,王敏掩面痛哭,“是我把他们引向了错误的道路,这不是爱而是害……我作为家庭主心骨,这个上梁没有摆正”。

    苏荣:妻子成“权钱交易所收款员”

    儿子前台收钱老子后台办事

    去年2月16日,中央纪委发布消息,苏荣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指出其“自身严重腐败,并支持、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谋取巨额非法利益,严重破坏了党内政治生活,损害了当地政治生态,性质极其严重,影响十分恶劣”。

    苏荣是十八大以来第一位落马的“副国级”高官,是“一人当官,全家发财”的家族腐败典型案例,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也曾表示,“家里面从老到小、从男到女都有参与”。

    苏荣落马后在忏悔录中写道:“正常的同志关系,完全变成了商品交换关系。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

    在苏荣担任江西省委书记期间,其妻于丽芳频繁插手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招标投标,索取收受巨额财物。其子多次插手土地、工程项目,大肆收取好处费。经查,苏荣共有十余名家庭成员涉案,可谓夫妻联手、父子上阵、兄弟串通、七大姑八大姨共同敛财。

    法制网《4000万行贿款成中央巡视组掌握苏荣问题重要线索》的报道提到了苏荣之子苏铁志和号称“苏荣外甥”的曹正光被调查。

    苏荣之子苏铁志通过“代言人”前台收钱,再让老子后台办事,进而完成卖官鬻爵、权钱交易事项。多次插手江西干部任免,多次插手土地、工程项目,大肆收取好处费。

    有分析指出,这种“全家腐”发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不容忽视——家风败坏。

    中纪委为何屡提“家风”“家规”?

    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v)梳理发现,近年来,中央纪委特别重视“家风”方面的宣传教育。更值的一提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全会上提出“家风建设”引起各方热议。

    不过,早在2015年5月22日起,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客户端围绕“中国传统中的家规”相继刊发了《郑义门:孝义传家九百年》等二十多个专题,弘扬传统家规文化。今年元旦,“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微信公众号正式上线。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齐家”是外出谋事做官前的“必修课”。

    中纪委公众号相继推介了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两本家训《孔氏祖训箴规》和《颜氏家训》。《孔氏祖训箴规》告诫子孙出来做官的要真正感知百姓疾苦,做到克己奉公:“务从理断而哀矜勿喜,庶不愧为良吏。”《颜氏家训》要求后人重视早教、正途取仕,斥责通过歪门邪道求取官职的行为。

    刚刚已故的作家陈忠实曾表示,“家风正,影响给孩子心灵和骨子里的正气和正义是必然的,这样的孩子进入社会,释放出来的自然是正气;面对歪风邪气乃至破坏党风政纪的贪腐投机行为,当有一种本能的拒斥的自觉。”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